风景等过客,故乡等归人

风景等过客,故乡等归人

多少年了,当我吞咽着酸涩的风雨,辗转漂泊在异乡的街头。我不忍回头,再看一眼那岁月的暮蔼里渐行渐远的故乡。我无法自已,去重温那定格在时光深处的记忆。

多少年了,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大风一千次解开我思念的扣子,给我满怀的乡愁,我仍一千次呼唤着你的乳名,永祝你在多舛的岁月里安然无恙。

那山依然绿着,儿歌依旧在婆娑的树影下打晃;那风还在飘着,糜子的清香弥散在湿漉漉的田野里。那人,应该也还好吧?一朝别离,隔空相望,山高水远,归路难觅。思来锦书难寄,浮生种种莫提。

那时年少轻狂的我们,正有一双好奇的眼睛,像一道绚丽的长虹,怀揣七彩旖旎的梦幻。远离唠叨的父母,逃离贫穷的土地,想飞越高山和海洋,去开启一段前所未有的生活,去和相濡以沬的故乡相忘于江湖。

当初执意远行,告别故乡,独自逆流而上,飘浮在人潮人海的都市。从那时起,再没人为我打好荷包蛋,一遍遍催我起床了;从那时起,我就知道出门不易了。从那一刻起,再没人接过我肩上的水担,趔趄地前行;从那一刻起,我思念的种子,开始疯长乡愁的根须。

那时候,还不解离别的哀愁,不懂前途的凶险,总以为,峁梁上的刺玫花年年会开,土坯青瓦的老屋上永远飘袅着炊烟;总以为,父母永远不会老去,野风如期从山里吹过,地里的麦苗总会生长。

而一踏入兵荒马乱的江湖,开始真刀真枪的人生,我们成了高楼大厦下拥挤的身影,是那个街角路摊,边吃烤洋芋边擦眼泪的人。也是那个夜深人静,躲在被子里痛哭,第二天早起,又匆忙挤上公交的人。从此,再坎坷的路,要一个人去走完。再大的风雨,要独自承担。

散落天涯,春去秋来,走过灯红酒绿的街,却走不过四下无人的夜。游子,终将成为故乡日益生份又终将淡忘的曾经。孩子,也终将成为父母终日牵挂相见寥寥的远方。

无数次,梦里总会见到父亲,那个拔麦打场的父亲,那个修犁架椽的父亲;那个爱喝两口小酒,爱啍几句秦腔的父亲;那个拉着架子车跑几十里路,粜了粮食为我凑足学费的父亲,那个夜半三更下炕,为我扫开山路上积雪的父亲。我还是怯怯地跟在他身背后,走过泥泞的河坝,走过青青的垄上……

我也会想起母亲,将吃完的饭碗,颤巍巍地送回灶台;为我烧热土炕,摊开铺盖;想她给我暖暖的家和稳稳地幸福。此刻,她正双手拢在袖口里,伫立在村口的大榆树下翘首以待。晚来的雪,漂白了她泛着生活盐碱的头发。她正在等我回来,像小时候一样,牵着我的手,一起回家。

如今,那佝偻的背影在夕阳下开始恍惚,那戴着老花镜艰辛做针线的人,头发早已花白;那迟缓滞重的拐杖声,一次次在我异乡的梦里响起,一次次敲碎我的心。

那一年,我们羽翼尚未丰满,转身去后是脚下千斤乡路漫漫;这一刻,我们历尽磨难,依然卸不下乡愁,哪怕过去多少年。

我仿佛听见木桶叩击窖沿的声音,篦梳摩挲头发的声音;山风擦着地火的声音,暮雪落在青瓦上的声音;一遍遍,合着我心脏跳动的轰响……

我们和故乡,都在彼此的泪水中,互相守望和漂泊。那个桃李春风的故乡,那个江湖夜雨的故乡,那个秋草萧疏的故乡,那个千山暮雪的故乡……那个一经离开就难以回归的地方。

愿孤单远行的人不必永远逞强,愿逞强的人心中总有个累了可 栖的故乡,痛了可疗伤的地方;故乡的大门,从不对游子设防,永远能接纳你的欢喜悲伤。

愿驰骋梦想的我们,能用真情温暖那孤独的背影,让爱你和你爱的人,不要留下遗憾!

0  收藏
继续阅读
评论(0
登录 后参与评论
淘宝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