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宝之旅|蝉冠菩萨像,数次遭遇劫难的“东方维纳斯”

国宝之旅|蝉冠菩萨像,数次遭遇劫难的“东方维纳斯”

国宝档案

质地:青石

年代:东魏

尺寸:通高120厘米

出土地址:山东博兴县

收藏单位:山东博物馆

国宝留言:历经了劫难,仍身姿亭亭玉立,恬美、亲切。

历史风云变幻莫测,中国古代朝代更迭和社会变化已成遥远的往事。然而,悠久的历史岁月中却留下了很多永恒的记忆,比如,千年之前人类巧匠塑造的蝉冠菩萨像,被称作山东的“东方维纳斯”,她有着稀世的造型,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在历经了诸多坎坷和劫难后,仍温暖、高雅、圣洁,透着恒久的精神魅力。

“禅冠”造型十分罕见

 山东博物馆的佛教造像艺术展厅中,有一尊特殊的青石菩萨雕像,因其宝冠的正中雕刻了一只蝉纹,所以被命名为“蝉冠菩萨像”。禅冠雕像稀世罕见,迄今只发现两尊,这是其中保存较好的一尊。这尊1500多年前东魏时期的“蝉冠菩萨像”,2008年来到山东博物馆前,历经了北周的灭佛运动;出土时断成三截耗时3年才找全残块;此后又离奇被盗,海外流亡14年被以外交方式收回,今年正好是它重归故里的第10个年头。

 蝉冠菩萨像立在那里,就是一段沧桑的历史,一个传奇故事。

虽然蝉冠菩萨像双臂残缺,双足亦有毁损,底座遗失,原本的通体彩绘也已脱落,但残损仍挡不住其浑身上下散发出的魅力。她通高120厘米,修长身姿亭亭玉立,面容慈祥中透着和悦,身体轮廓整体简洁,但简洁中达意畅神,透着典雅、庄重、高贵的气质。

 佛像头后有巨大圆形头光,象征神明散发出的光明;佛像戴着高冠,披着帛带,身着百褶长裙;装饰品也十分华丽,佩项链,一颗硕大凸起的宝珠缀于腹前,象征菩萨成佛前高贵的世俗形象。整个石雕像看起来端庄华美,衣服略薄而贴体,衣褶密而不厚,整体轻灵。山东博物馆研究馆员肖贵田分析认为,因为没有北魏时期的厚重之感,蝉冠菩萨像是典型的东魏时期的作品。

佛教造像中国化的例证

蝉冠菩萨像最引人瞩目的,是其头冠上的禅纹装饰。古书云,“蝉有五德”,将蝉的形象加在冠冕上,比喻戴冠人韬光养晦,默默奉献的美德。禅冠最早是汉代宫廷侍从官专门佩戴的帽子,象征着皇帝的信任。魏晋时侍从官权力盖过宰相,禅冠也日渐成为权贵的象征。后代常以“蝉冠”比喻显贵、高官,如南宋词人陈人杰《沁园春》中就有“象笏堆床,蝉冠满座”,是这一制度的反映。

但菩萨雕像冠饰禅纹则另有其意。蝉的幼虫多年蛰居地下,有朝一日出土、脱壳、升树、高鸣,象征着生命的循环往复。所以,“蝉”很早就成为中国的艺术题材,人们将蝉视为自然界的灵物,并作为祭祀的对象,刻画在礼器上作为装饰图样,以此祈求四时风调雨顺,农作物丰收。

汉代时期贵族墓葬中,墓主口中常常含着一块玉,做成蝉形,除了相信玉能保持尸体不腐之外,还以蝉的羽化比喻人能重生,祈求尸体能像蝉一样复活过来。

早期道教更是以“蝉蜕”来比喻人类羽化成仙,蝉也成为仙界的灵物、不死的象征。蝉冠菩萨像的重要意义是,它标志着中国早期佛教接受了本土民间神仙思想和道教观念,将菩萨冠上装饰蝉纹,是佛教造像中国化的一个极好例证。

遭灭佛浩劫毁成三截 

海上丝绸之路让佛教由印度半岛传入我国东南沿海,地处沿海的山东是中国最早出现佛教图像的区域之一。目前,山东出土有大量造型精美、风格独特的佛教造像,蝉冠菩萨像是其中之一。

 1976年,山东省博兴县陈户镇张官村一村民在挖土垫房基时,无意中挖出了一些佛像,这些破碎残败的佛像整齐地摆放在土坑中。当县文物部门闻讯赶来时,现场早已破坏,石像被附近的村民当做石料运走。此后,文物部门几年间找回几百块佛像残块。工作人员李少南用了3年时间,走街串巷,挨家挨户分三次从三位村民家中找全了一尊断臂的菩萨像,这尊最完整、精美的造像,就是蝉冠菩萨像。1982年,她被完整归藏当地文物管理所。

 为何会有许多整齐的佛像残块埋于地下呢?这些美丽、典雅的菩萨像前世遭遇了怎样的浩劫?原来,张官村附近是北朝时期龙华寺遗址,龙华寺出土的隋代寺碑记录着北周时期针对这一寺院的灭佛浩劫。“像天塌下来了一样,寺院的梁柱倾倒坍塌,僧人们被迫离开寺院,流离失所。”

北朝短短200年历史,出现了两次大规模的灭佛事件,佛像和寺院均遭受毁灭性的破坏。山东地区经历了中国历史上的第二次灭佛运动。公元577年,北周攻灭北齐,在山东延续了北周武帝的毁佛政策。博兴县张官村窖藏坑内的佛像均系东魏至北齐时期遗物,人们推测它们就是这次灭佛运动的受害者和见证者。劫难之后,佛教信徒将成堆的残破佛像收集起来,像埋葬佛的舍利一样埋藏起来。这就是博兴县张官村窖藏坑的来历。

离奇失踪与神秘来信

 1982年,蝉冠菩萨像收藏于博兴县文物管理所,并不是菩萨像命运坦途的开始。1994年7月,一个大雨滂沱的深夜,蝉冠菩萨像突然不翼而飞。此后的几年里,只有极少数人知道佛像失窃了。但1999年,两封神秘来信打破了平静。

 1999年12月,两封信函一前一后揭示了蝉冠菩萨像的迷踪。一封是托名北京大学著名佛教考古学者宿白写给中国社科院杨泓的信,另一封是来自瑞士米西奈斯古代艺术基金会主席马利奥·罗伯特寄给博兴县文管所的信,两封信提供了蝉冠菩萨像的线索。其中,宿白的信为托名,宿白本人对此事一无所知,而写信者的身份至今仍是一个迷。

原来,蝉冠菩萨像被盗一年后,就流转到了英国文物市场,1995年被日本美秀博物馆花费巨资购得,成为该馆的展览文物。

获得多方信息后,山东省文物局向国家文物局做了专门汇报,请求依据有关国际公约协助追索文物。这又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故事。

当时我国还没有海外追索文物的经验,但在山东省文物局、国家文物局的不懈努力下,2001年4月,终于与日本美秀博物馆所属的日本神慈秀明会达成协议,并正式签署《备忘录》,日方承诺在2007年底将这尊稀世珍宝无偿捐还中国山东,蝉冠菩萨像此后每5年到美秀博物馆展出一次。2008年1月,在外漂泊长达14年的蝉冠菩萨像终于回到故乡,入藏山东博物馆。今年是它重归故里的第10个年头。

 她立在那里,不是梦,不是踪影,她的跌宕命运,她的起点与终点,像一个闭合的圆圈,这本身就是一种圆满。她沉静、慈悲,跨越千年光阴,依然以其极高的艺术价值、文化寓意,诉说着人类文明,接受世人的评赏。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 记者 师文静


齐鲁壹点客户端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4  收藏
继续阅读
评论(14
登录 后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