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本已招手,自存脐血救回再障患儿性命

死神本已招手,自存脐血救回再障患儿性命

2009年的冬天,早上七点半,一辆白色的捷达车驶离脐血库。前一天刚刚下过雪,清晨的阳光映射在路面上多少有些刺目,司机张师傅推了推墨镜,目光扫过后视镜,车里有一个手持液氮罐。与此同时,北京京都儿童医院血液肿瘤科的孙媛主任开始了新一天的例行查房。

八点十五分,捷达车准时抵达北京京都儿童医院,经过交接确认后,手持液氮罐被送往移植仓。孙媛主任和移植仓内年仅三岁的悦悦(化名)已经在那里等待。移植仓探视玻璃外是悦悦的家人,悦悦父亲独自站在一角,一片乌云遮住了阳光,走廊里暗了下来,仿佛死神正在逼近。移植仓内,手持液氮罐被打开,里面是悦悦的脐带血,很快,这份脐带血将移植回悦悦的身体,一场与死神的博弈正在进行……

孙媛主任已经记不清楚她到底救过多少个孩子了。白血病、再生障碍性贫血、嗜血细胞综合征、神经母细胞瘤……,送到这里的孩子,基本上都是得了很凶险的疾病。孩子们的家长带着绝望的眼神在孙主任的目光里搜寻,期许能够重新燃起希望。

患者悦悦,女孩,三岁。患有极重型再生障碍性贫血,伴有严重的颅内出血,持续高烧39-40度一个多月,全身感染无法控制。悦悦身体内的骨髓几乎都空了,造血干细胞处于衰竭的状态,不再造血,没有办法再分化成造血系统和免疫系统。在当地的医院,小悦悦接受了各种强性的抗感染的治疗,但仍然没有任何恢复的迹象。悦悦家人带着她跑遍了多家医院,都宣布孩子没有抢救的意义了。医生们告诉悦悦爸爸:“放弃吧,带着孩子回家,减少点痛苦。”

孙媛主任最初见到悦悦的时候,三岁的悦悦已经被病痛折磨得不成人形,小小一团身体那么的无助。“孙医生,悦悦出生的时候,她妈妈给她存过一份脐带血,就存在脐血库。请您一定要救救她!把这份脐带血输回去,即便没办法给孩子治病不要紧,也就了了我们一家人的心愿。” “既然这样,这个孩子我收了。”

悦悦出仓时

“悦悦的病太重了,如果做异体干细胞移植是没有机会的。孩子的身体根本禁受不住哪怕一点点的排异反应。而如果使用自体脐带血,移植后没有任何排异反应,也不用任何的抗排异药治疗。同时,预处理强度比较轻,孩子目前的身体状况才能扛下来。” 孙媛主任事后回忆,“我为什么对这个案例这么记忆犹新,就是因为如果没有自己的这份脐带血,孩子真的就没有命了,没有任何办法再把孩子救回来了。”

2009年,中国还鲜少有自体脐带血治疗的经验。在移植之前,医生只给悦悦进行了非常简单预处理……

-移植当天,孩子没有任何不适现象。

-移植后第15天血小板植活,悦悦不再需要外部输血。

-移植后第16天白细胞植活,悦悦体温恢复正常,感染情况得到明显改善。

-移植后第25天,悦悦身体所有的感染全部控制,造血系统在慢慢恢复。

-移植后第32天,悦悦走出无菌仓转到普通病房。

-移植后一年,悦悦4岁,和其他小朋友一起上幼儿园。

-2018年,移植后九年,悦悦12岁,马上就要成为中学生了。 

“这是一个生命的脐(奇)迹。孩子送来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谁能想到命运跟她开了这么大的一个玩笑。如果不是因为这份珍贵的自体脐带血,眼前这个小天使早在九年前就折翼了。从这个病例之后,我们对自体脐带血有了一个非常非常高的认识。所以从那个时候起我身边有朋友或者是同事新生孩子的时候我都建议保留一份脐带血。这对孩子以后是一个备份,如果以后出现问题,对孩子多多少少是个帮助。” 孙媛主任看着悦悦的近照感慨着。

脐带血是新生儿带给人类的一份厚礼,是生命的备份,对孩子以及家人都是一重健康保障。不要错失这一生仅有一次的机会。那些断章取义脐带血的储存意义、持有“脐血无用”论调,必将误导民众。如果悦悦的父母听信了不科学的言论,没有留存那份宝贵的脐带血,小悦悦也就失去了宝贵的治疗机会。科学技术的发展需要全社会的共同推动。

面对网络上道听途说的纷坛,应该本着科学、公正、客观的态度科学看待脐带血储存的价值。无知和片面诋毁是无法遮挡这项发展了30多年,救助成千上万条人命的“救命术”的光辉。伴随脐带血技术的不断发展,脐带血在更多疾病治疗领域的深入应用,更多的像小悦悦这样的患者会受惠其中。

每年有多少需要救命的家庭在等待被脐带血救助,珍惜新生儿的馈赠,积极留存脐带血,保障健康于未然。请记住,生命中没有如果。

0  收藏
继续阅读
评论(0
登录 后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