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合行|老板、大厨啥都干,小段在塔什干的吃苦哲学

上合行|老板、大厨啥都干,小段在塔什干的吃苦哲学

在人们的印象中,山东人和满世界跑的南方人有很大差别。山东人厚道、恋家。不过,在乌兹别克斯坦首都塔什干,山东人小段的经历却告诉我们,山东人也是能闯荡的。小段的闯荡靠的是他的“吃苦”哲学。

在后厨,小段干起活来丝毫不含糊。  本报特派记者 张玉岩 摄

华人圈里都知晓,小段是个热心肠

在塔什干,要吃中餐,就会去两个饭店,一个是火车站旁边的中国饭店,一个是市中心的哈尔滨饭店。所以,在乌兹别克斯坦华人圈里,几乎人人都知道哈尔滨大饭店的段会斌,都称呼他小段。

所有知道小段的华人都说他热心肠。当记者见到传说中的小段时,他和老婆两人正带着一个华人朋友的孩子在医院打针。这个朋友是河北来塔什干投资做安瓶的,没想到跟他一起来的儿子扁桃体发炎。人生地不熟的,语言又不通,就请小段带着自己的孩子去医院看看。

小段今年31岁,虽是哈尔滨饭店的老板,却是地地道道的山东人,老家在临沂临沭县。在塔什干生活了四年,找了个当地朝鲜族姑娘。去年,小段给家里人说,跟姑娘处了三年,该结婚了,俩人就在去年结了婚,直到现在父母也都还没见上面。“准备今年带她回去,见见爸妈。” 

“我喜欢过安定的日子,现在就很安定。”小段说,不过,小段又说,年轻人就该多走走。现在,他又想离开乌兹比克斯坦,带着媳妇去新西兰闯荡闯荡。“40岁之前吧,我肯定会回国。”

一个人身兼数职,干起活来毫不含糊

其实小段挺爱闯的,也挺能闯的。小段毕业于黑龙江大学日语系。刚毕业时在北京饭店当翻译,后来又去了同仁堂。后来小段跑去深圳,自己干了两年,赚到人生中第一桶金。拿着这些钱,小段去北京开了个茶店,茶叶店的生意稳定下来,小段就把茶叶店交个他的母亲管着,自己跑来了塔什干。

哈尔滨饭店是小段盘下的,200多平米。前面是大厅,后面就是小段的家。哈尔滨饭店原来给华为当食堂,后来华为自己建了餐厅,小段盘下来之后,一干就是四年。

既当老板,又干大厨,干起活来,小段丝毫不含糊。中午,有一桌中国人来餐厅吃饭,点了一个烤鱼和几个凉菜,短短10分钟的时间里,小段收拾好了鱼,放进了烤箱里,拌好了海带丝和猪肚,还上了一盘花生米。

刚开始干的时候,小段还给自己的餐馆请了经理。“一开始干,请的人可全乎了。”小段说,“法务找律师事务所,会计找的会计事务所。”请经理是因为所有文件都需要有个经理签字,整一年,打理各种事物小段从头跟到尾,学会了之后,第二年就亲自上阵。

几乎所有中国考察团,盒饭都是小段送的

“我觉得,能吃苦解决的事都没有挑战性,山东人挺能吃苦的。”小段说。哈尔滨饭店能干起来全靠小段的“吃苦”哲学。

每天7点起来,打个车去大巴扎进货,晚上到10点才睡觉。这样一个作息时间,比起当地人,不知辛苦多少。在当地人印象里,下午1点半是属于“上午”这个时间段的。可见他们生活节奏的缓慢。

当地人不存钱,挣一毛花两毛。没钱了才去挣钱,够花了就行。他们上一天班休息一天,工资这么低还请假,经常出去健身、聚会,玩儿。小段雇了6个当地人,记者去的那天5个请假的。“幸亏是斋月,不忙。”小段说。

几乎所有中国来的考察团,盒饭都是小段送的,当地餐中国人吃不惯,最多吃两顿。“这些生意都是我一家一家旅行社跑下来的。”小段说,哈尔滨饭店是在谷歌标注的唯一一家中餐厅。

“我在北京跑茶叶店,也不认识人,跑手续很难,找房子也很难,找了两个月。”小段说,“就两个字,吃苦。”有关系时,会觉得干什么没有关系会很难,但当你真的也愿意吃苦去跑的时候,最多就是麻烦一点,多吃点苦多花点时间而已。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 特派记者 张玉岩 蔡宇丹 发自塔什干)


齐鲁壹点客户端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收藏
继续阅读
评论(13
登录 后参与评论
淘宝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