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眼科结缘,他解决了我国50%以上的角膜供体匮乏问题

与眼科结缘,他解决了我国50%以上的角膜供体匮乏问题

2017年度山东省科技最高奖获得者史伟云已经从事眼科医教研一线工作37年了,目前他研发的新型生物工程角膜临床应用效果完全达到了人角膜供体水平,可解决我国50%以上的角膜供体匮乏问题。他已累计让全国30余个省市的1万多名疑难角膜病患者复明,成为国内极少独立完成万余例疑难角膜移植手术的眼科医生。


阴错阳差与

眼科结缘

小时候史伟云曾很反感医院里青霉素的味道,所以他最初的志向并不在医学。1977年,18岁的史伟云参加高考制度恢复后的第一次考试,填报的志愿是化工,却被医学专业录取。毕业后,他被分配到一家县医院的外科。这家县医院的院长是眼科专家,看史伟云有天分,便问他是否愿意从外科转到眼科。从此,史伟云便与眼科结了缘。

1989年,史伟云考取了中国工程院院士谢立信的研究生,先后获硕士和博士学位。2000年,史伟云赴美国跟随世界角膜病大师Herbert Kaufman继续角膜病的基础研究工作。在史伟云看来,眼镜就像一部照相机,角膜移植就是换照相机的镜头。为了磨炼技艺,他反复在小老鼠身上做角膜移植实验。

如今史伟云已经是山东省眼科医院院长。山东省眼科医院有个广为人知的传统:绝不收病人红包。史伟云和同事们一直坚持一个惯例:只要符合手术条件的患者都要安排手术,一般不超过两天,哪怕加班也要把手术做完。

“我会告诫学生,做角膜医生千万不能收红包。角膜移植后,病人要不断复诊,一辈子都要跟着你,曾经有个孩子婴儿时期被抱过来做手术,现在已经长得比我高了,还在复诊。要是收了人家的钱,一辈子都会不安的。”史伟云说。

生物角膜可

替代50%的供体

针对我国角膜供体严重匮乏和角膜病诊疗技术落后两大难题,史伟云还创造性地完成全球首个生物工程角膜研究:用动物角膜基质经过脱细胞和去抗原的处理后,来替代人角膜基质。生物工程角膜保留了天然角膜基质胶原蛋白结构及透明性,生物相容性好,安全性高,能与周围组织快速整合,移植角膜透明,患者视力快速恢复。研究成果转让给中国再生医学国际有限公司,作为一项拥有完整自主知识产权的高科技划时代产品,极大地改变了我国的角膜移植手术角膜供体奇缺的困境。

史伟云坦言,这一研究突破起来很困难,花费了五年时间才成功,现在还不是百分百完美。“动物的角膜里面有动物的细胞、动物的抗原,不能移植给人,会发生排斥。”史伟云说,要想尽办法把动物角膜中的动物细胞、抗原、病毒去掉,这颇有一定难度。

为了克服这一难题,史伟云的团队发明了一种保护液,在保护液中能将动物角膜中的细胞和抗原去掉。史伟云介绍,目前生物角膜可以替代50%的供体。

史伟云说,他成功的原因在于他能将临床和基础科研相结合。单独做科研不懂临床不行,有时不能发现临床的问题。“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反复改了多次保护液的配方才成功。”

2009年,山东省眼科医院与省红十字会联合成立了“山东省红十字眼库”,史伟云开创了原位角膜取材法替代了原来要捐献整个眼球的取材方式,保护了患者遗容,大大提高人们对角膜捐献的接受程度,提高了角膜捐献率。

一坐到显微镜下

便忘掉职业病痛

记者采访史伟云时,他刚从从手术室出来,采访的时间是从繁忙的工作中挤出来的。而在山东省科学技术最高奖颁奖这天,奖励大会刚一结束,他便要赶往青岛参加会议。

史伟云从事眼科事业37年来,一直坚持工作在眼科临床和基础研究的第一线。他常常没有周末,节假日也不休息。在别人放假出去玩的时候,往往是他做课题研究的宝贵时间。即使是过年,他大年大年初二就赶回单位继续工作。

为了怕手术手抖,史伟云很少喝酒,也从不喝咖啡。虽然他有不少职业病,但只要坐到显微镜下,开始手术便什么都不想,进入忘我状态。“我不知道我的身体能支撑到什么时候,如果身体好的话,干到七十岁没问题。”史伟云笑着说。

作为中华医学会角膜病学组组长,史伟云教授以推广传授角膜移植技术为己任,主持成立首个国际角膜移植手术培训基地,截至且前、已培训200余名国内高级医生(40%正高级、40%副高职称,20%博士和高年资中级医生)与10位国际医生。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范佳 实习生 马卓仪


齐鲁壹点客户端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1  收藏
继续阅读
评论(7
登录 后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