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城|初冬的街头巷尾有哪些好景致,此文堪称绝版!

泉城|初冬的街头巷尾有哪些好景致,此文堪称绝版!

初冬的济南

文/大方无隅 



冬初到济南,天色已晚,路过百花洲,看剔透的夜色,天竟然不太冷。这个地方距离老舍先生在大明湖畔的故居很近,我很自然地就联想到老舍先生曾经说过的话:上帝把夏天的艺术赐给了瑞士,把春天的赐给了西湖,秋的和冬的全都赐给了济南。如果你真的有机会,能够在秋天或者冬天里来到济南,你就会深深地觉得此言不虚。



窄窄的街道静谧又让人感到一些温暖,昏黄的灯光照在泛着幽光的石头上。路上鲜有行人,有人骑着电动单车缓缓归去,夜色自有夜色的美丽。



小小的店面外面很静,我不必进去也猜得出,里面有咖啡,有酒,更有一些故事是关于济南的。



晚上的时间太短,心中有些不舍,于是便利用仅有的一个早上,早起,去品味济南的细节。济南并不是我的城市,我没有办法每天生活在它温暖的怀抱里,但是每一次我几乎都可以清晰的欣赏它的容颜。正如我在后宰门街上看到的这八个字:“指梦为马,此处可栖”。



岁月的变迁,总是要带走一些繁华。关于一座城的许多故事,都在岁月当中渐行渐远。而在济南,一些小巷子保留了下来,虽然它们可能已经残缺不全,但它们却记载了一种安详与温暖。就像小巷子中这些石板路上映射的晨光,承载了这座城市的过往和源远流长。



每一处院落,或者每一栋建筑,都有它清晰的过往。这里曾经承载过鲜活的生命,和一些在岁月中渐渐磨灭的故事。




老建筑户的窗子就像是这些古老院落的眼睛,它们静静地注视着我,而我只是一个匆匆过客,偶然地从它的视线当中划过。



虽然已经是初冬时节,这些柳树却依然是绿的,静静地垂在尘埃里,给这座城市增添了生命的颜色。



睡莲的叶子静静地浮动在水面上,水中的鱼儿在自由地游来游去。树影倒映在泉池之上,微微泛起波澜。



就像是成都人记住了杜甫一样,济南人是应该记住刘鹗的,在他的章回体小说《老残游记》中,对济南有太多的精彩描述,最为有名的这一句便是“家家泉水,户户垂杨”了



一座老城的味道,有时候就在一些地名里,那些建筑和街坊可以消失,而这些地名却在岁月中留下了自己的韵味。这些街道的名字背后都蕴藏着故事,或者是有唐诗宋词的意境,总在不经意之间把你引向历史的深处。



问山巷、流杯池子街、思敏街、书香胡同 、雨荷巷,这些名字仿佛是空气中流动的诗意,问山书香,雨荷思敏,曲水流觞,随随便便的联想下,便是古意盎然。








济南是一座泉城,泉水无处不在,而泉水的名号也是充满了诗意,比如这处用“岱宗”命名的泉水。



在“厚德泉”的前,我驻足良久,望着清澈的泉水从泉眼中汩汩滔滔的涌出来,正如我们这个民族延续千年的各种美德。好看的鱼儿,本来静静地聚集在泉水的一侧,或许是我的脚步声惊扰了它们,它们倏地散开,又到别处聚集,构成了令人感动的风景。



“青萝泉”畔至今仍然种着青萝,传说中泉城美味的葱味儿包子应该就是用这泉水和的面吧。



泉水清冽,沿街巷奔流,滋润着这座古老的城市。



泉韵千秋,泉水汇流成溪,可以随随便便地流过寻常人家的墙外,几株垂杨,一湾流水,直奔大明湖而去。



君到济南见,人家尽枕泉。柳丝随风飘荡,水流楚楚动人。



百花洲平静的水面上,有白鹅悠然地游过,多了一份野趣和自然。可以让人沉醉的,绝不仅仅是酒,这济南的泉水就可以洗心,可以让人心醉。



杨柳倒映在平静的水面上,清光鉴人。



水边的雕塑也是神来之笔,济南人可以随时随地的享受泉水带来的便利。



在这个冬日的清晨,我就遇见了一位老婆婆正在曲水亭街的溪流中洗衣服,老城里的人们习惯于在垂杨下淘米洗菜,洗衣服,乃至洗澡,游泳,这是老济南特有的市井风情图。只是当我看到那些洗衣服的水混到泉水当中,隐隐的有些心疼。



一处寻常的院落被改造成了泉水豆腐博物馆。“玉屑凝成精致品,银浆结出豆腐花”,这对联倒是一句大实话。



门楼里面供奉的是百年老浆,更觉亲切。



小院子的角落里摆放着木桶、石磨和水缸,这是我们做豆腐必备的家当。



小院儿的中庭种了一架葫芦,葫芦的叶子已经在季节当中枯萎,而几个葫芦还精神得挂在廊架上。味超玉液琼浆外,巧在燃箕煮豆中,在正屋的门侧,我看到了一幅好对子。



从门里向外面望去,我看到了济南著名的泉水茶汤招牌,城市在我探寻的目光中,渐渐醒来。



街角卖水的雕塑,生动地刻画早些年的生活情景。看到一旁拉风箱的那个小男孩儿,我的心被触动了。记得我小的时候家里也有这样的风箱,那时候自己家蒸一锅馒头,我就要在那里咕咕哒哒地拉上半个小时。



路边也有桂花饼的招牌,我想用泉水做的桂花饼的味道,一定不错。



你还记得大明湖畔的夏雨荷吗?



传说中夏雨荷的故居就在这里。当年乾隆下江南路过大明湖,遇到了小雨荷。“雨落荷花荷落雨,风随柳絮柳随风”,这两句回文的对联,据说是当年乾隆皇帝和夏雨荷随口而对的,如今就用来做了故居的楹联。



雨荷随意一湾水

明月有心半榭风



不知道眼前的这一乘小轿,有没有载过当年的夏雨荷?我情知不是,却愿意去猜想。一些有意无意的装饰,总会把我们引回当年的某些情境。



“芷兰第”原本是刘墉写给夏家的,如今,重新修复的小院落,静处水边,默默的向我诉说那些久远的故事。



  每一处细小的精致,都会生出一些细小的感动,让我在宁静的冬日清晨,享受闹中取静的恬淡与闲适。







我从一出拱形的门洞向外望去,如同穿越了时空,门洞外,有些叶子已经枯了,而有些叶子仍然在张扬着生命。



这里有各式各样的店家,也有各式各样的小院落,它们静静地守候在泉城的某一个角落,等待着不期而遇的我。





在不经意之间唤回了我对古城的一些印象,正如这家叫作一些印象的店名一样。



身处泉城的人们,不管什么东西都可以和泉水联系起来,这一家的招牌上就写着泉水馄饨,看上去已令人垂涎。



百花洲彩色的许愿牌,静静的垂在那里,一如那些安安静静的旧时光。



清晨的阳光照在廊子的地面上,折射出历史的光亮。



墙上白描手法的雕刻描绘出这座城市以往的画面,世世代代的人们,在这里安静地生活,一任流年似水。



百花洲的水畔有一处叫作芙蓉馆的所在,是济南当地人听书聚会的地方。



人们在这里听书品茶,对弈闲聊,活的就像神仙一样。



每一处景致都那么的走心,都那么的令人沉醉。



每一处院落都可以信步走进去探究一番,你可以在这里听到自己的心跳,也听得到历史的足音。



泉水流淌着城市厚重的历史,就像是秋天的果实丰硕地挂满枝头。



浮光掠影的当下与渐行渐远的过往在这里水乳交融。



总会有一些不期而遇的景致,让你觉得豁然开朗。





即便是卖一些筋头巴脑的小馆子,也可以诗意般的存在。“湖上鱼吞荷底月,坐前人醉水中天”,在这样的意境中小酌,一定是未及酒酣,便已心醉。




现代的人们,来到这里,可以喝酒,可以打牌,可以蹭网,还可以充电。而我给我自己充满内心的是满满的诗情画意和久久不能忘怀的感动。



就在这泉水流淌的石板路上,一定有过得得的马蹄声。



如今的人们以梦为马,追逐着那些回不去的时光。



在这里可以怀旧,可以遐想,可以找寻到那些平常早已看不到的济南故事。



我从一处小小的门洞向里面张望,这里开着一间染坊,关于老城的故事,正如这些鲜艳的布料,从来也没有褪色。



小巷子离我很近,近到可以触摸,思绪早已走远,一直走向远方。



除了可以让人心旷神怡的诗意,可爱的泉城又怎么少得了人间的烟火气?



在这样的寻常巷陌,你可以找到卖济南油旋儿的小店儿,你可以看到煎饼卷大葱的招牌,你还可以看到卖济南名吃“馓子”的门脸。




有一些小餐馆儿很亲切,街道的名字也可以叫辘轳把子街,和小店的名字一样可人。



东花墙子街那边儿有济南的老文庙,这是一种腹有诗书气自华的淡定,毫不张扬地向我展示着这座城市生生不息的文脉。




小桥流水人家,几条老街巷最具老济南的风情。





曲水亭已经不是当年的样子,比起记载中的那些描述。看上去略显寒酸了。



我沿着泉水汇流的方向,遥望大明湖。生活在这座城市的人们悠闲地经过牌坊,把再寻常不过的生活变成了别人眼里的诗和远方。



百花洲静静的守候在这里,我会默默的想起曾在这里任过齐州知州的曾巩,正是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曾巩,在这里主持修建了百花台和百花堤。杨柳依依,微风涟漪,就在这样一个冬日的清晨,我悄然走过这里,这个冬天不冷。




可以自由自在地饮用泉水是济南人特有的福利,我在路上就遇到了一位济南的当地人,自行车上载着许多空的水桶,他正在去往取用泉水的路上。



初冬,清晨,满怀着泉城济南温暖的“真味”,可缓缓归矣。



这个清晨是12月的第一天,我感受到了时间背后的时间,也找到了自己之外的自己。不管多忙,我们总应该找一些时间供自己消磨,做一些无用的事,看一些无用的书。说是无用,或许正是这些无用的东西,赋予了自己新的能量,也滋润了自己的心灵。

2017.12.01

本文内容由壹点号作者发布,不代表齐鲁壹点立场。

0  收藏
继续阅读
评论(7
登录 后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