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点|记忆中的温馨冬至,是打开故乡大门的钥匙

读点|记忆中的温馨冬至,是打开故乡大门的钥匙


文|谢祺相


雪花落在静静的梦里,雪花落在遥远的故乡,正是故乡最宁静最美丽的时刻,也是故乡最冷的时候,我想问一问远在故乡的亲人,你们还好么?

又是一个冬至,我在回忆奶奶讲过的童话,我在回味爷爷爽朗的笑声,冬至的饺子香气四溢,笼罩着祥和的小村。故乡的树静止不动,仿佛已经入定,难道在它们心中,也会生出僧侣的慈悲?在这万物萧条的隆冬,只要专心入睡就好。故乡的鸟飞来飞去,叫着,声音不大,在静静的冬至里,它们似乎发觉了什么,有点迟疑,有点胆怯,叫了两声试探一下,然后就警醒地看着四周,它们不明白,冰雪覆盖的冬至,怎么连歌声都少了?怎么连笑声都变得胆小慎微了?

说起故乡,每个人都津津乐道,这是心中难以舍弃的乡情。也许,我们是故乡射出的箭,永远在寻找自己的靶心,这是一个艰难的过程,这是一个极短的瞬间。

把时间放慢无数倍,我们就能看清自己歪歪扭扭的脚步,也能看出我们勇往直前的决心,不管风云如何变幻,不管世界如何伪装,我们都在遵从自己来自于故乡的内心,而在寒冷的冬至,我们做一个看客好了。太阳也是我们射出的箭,看它今日能否命中靶心,到了明日,我们将会把太阳领回,这是一件非常玄妙的事情,据说开弓没有回头箭,但太阳可以回来,我们也可以准确地回到故乡。

故乡的冬至,也不总是下雪,也曾有过暖阳当空。我们搞不懂冬至的心情为何会阴晴不定,但知道自己,奋斗一年的身心极度疲惫,只想找个地方睡下,什么也不管,什么也不想。冬至到了,一年剩不了几天,就奢侈一把又能如何?可来年接踵而至,中间没有一点点空隙,有必要跟得这么紧么?就让我们松懈一下不行么?

其实也知道自己的想法可笑,所谓的日历节气是人类自己定的,跟时间何干?跟冬至何干?怨天尤人总是会找些借口,但最好能避开故乡,避开冬至,内心深处有些柔软的情感别去触碰,有时一碰就不可收拾。

故乡的冬至是温馨的。老人在烤火,火盆里炭火很旺,映照着老人布满皱纹却笑意洋溢的脸,一看就知道将有好事发生。孩子们在奔跑,寒风挡不住他们,冰雪吓不怕他们,这是故乡的希望,这是故乡生生不息的力量。老人讲着保家卫国的英雄故事,孩子东躲西藏玩着打仗的游戏,家乡观念深植他们小小的心底,不管以后他们去往哪里,也不会忘了生养自己的故乡。

我们是曾经的孩子,我们是将来的老人,我们的情感跟家乡的每一棵树、每一株草、每一朵花有关,这些气息会造就人的家乡气质,永远不变。

故乡的冬至,是打开故乡大门的钥匙。亲人在门里,我在门外。过了这一天,将是我们相会的日子,那颗迫不及待的心,早已悄悄启程。

本文内容由壹点号作者发布,不代表齐鲁壹点立场。


齐鲁壹点客户端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收藏
继续阅读
评论(5
登录 后参与评论
淘宝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