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地打工十余天右眼失明,法律援助农民工获赔18万

工地打工十余天右眼失明,法律援助农民工获赔18万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11月5日讯(通讯员 韩英选 记者 王思雪)尹某一家以务农为生,迫于生计,尹某在农闲时就近在建筑工地打零工。2017年6月5日,尹某在干活时被一工友张某不慎用铁钩钩破右眼球,导致失明。经多家医院治疗效果甚微,医生建议更换假眼球。李某系包工头,但没有施工资质。事发前,尹某在该工地工作共计10余天,工资按天结算,每天140元,无劳动合同、未参加社保。事故发生后,李某只愿承担尹某的医疗费,其他费用和补偿拒绝赔偿。钩伤尹某的张某更是借故去了外地,对尹某避而不见。尹某及其家人多次找李某、张某协商,两方互相推卸责任,事情陷入僵局。

失去一只眼睛,不仅给尹某带来了经济和精神的双重打击,而且索赔无望,这令尹某一家几乎陷入绝境。但就在此时,尹某听说政府可以为困难群众提供法律援助,免费为老百姓打官司。2017年7月24日,尹某及其女儿来到滨州市法律援助中心,受到中心工作人员的接待,当工作人员了解了尹某案情和家境后,决定优先受理尹某的申请,并指派山东众成清泰(滨州)律师事务所焦阳律师承办。

接受指派后,援助律师详细了解事发经过,在充分掌握证据后,援助律师认为:第一,尹某系被临时雇佣,并未与用工单位签订劳动合同,由于工头李某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故涉案工程的施工单位某公司应对劳动者承担用工主体责任;第二,根据《工伤保险条例》,尹某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应当认定为工伤;第三,《条例》规定,应当参加而未参加工伤保险的用人单位职工发生工伤的,由该用人单位按照相关法律规定的工伤保险待遇项目和标准支付费用。综上,援助律师认为尹某的受伤应当能够构成工伤,建议尹某向当地人保部门申请工伤认定。

按照《职工工伤与职业病致残程度鉴定标准》,推定尹某的伤残等级可达到七级左右。经过测算,尹某可获得包括医疗费、辅助器具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停工留薪期间工资、护理费、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等各项补偿共计21万余元,且该费用由用人单位承担。如此一来,就可以绕开支付能力相对较弱的李某和张某,直接向某公司主张赔偿。

援助律师深感该案的特殊性和复杂性,为了帮助尹某尽快拿到补偿,以解决治病和家庭困难的燃眉之急,援助律师一边帮助尹某向人社部门申请工伤认定,一边找到了某公司的相关人员。在向公司环环相扣地陈述案件事实及案件进展后,援助律师又对本案涉及的法律规定逐一作了详细地讲解,通过事与理,情与法的分析研判,让公司自己权衡利弊。一边是人社部门要求公司限期配合调查,一边是援助律师找公司协商解决,公司和李某逐渐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最终同意赔偿尹某。

2017年9月8日,李某代表某公司与尹某达成调解协议,同意支付尹某补偿款共计18万元,并当场过付。受援人尹某对本案的处理结果非常满意,事后特地送上锦旗一面,上书“优质服务,为民解忧”。

随着全面依法治国的推进,广大群众的法律意识越来越强。但现实中,仍有部分困难群众,受文化水平、经济条件的影响,不懂法、维权意识差,当遭遇侵害时,不能拿起法律武器有效的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本案中,受援人受伤后不知如何维权,在援助律师的真诚帮助下,不仅让受援人享受到了工伤保险等各项待遇,还省去了工伤认定、仲裁索赔等繁琐程序。采取调解的方式结案,既减少诉讼,减轻受援人的诉累,又降低维权成本,使矛盾纠纷在较短的时间得到有效化解。本案事发后三个月受援人就获得了赔偿,做到案结事了,实现了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有机统一。

 收藏
继续阅读
评论(0
登录 后参与评论
淘宝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