驯服烈马 济南民间救援队显身手

驯服烈马 济南民间救援队显身手
  利奇马来势汹汹,济南连日出现强降雨和大风天气,部分地区出现积水围困。在一线救援现场,除了官方救援力量外,还有一批民间救援队的身影,他们有的凌晨就集合出动,有的连续奋战了11个小时,有的来不及歇息又赶往下一处……他们强有力的行动,温暖着整座城。

  凌晨出发

  连续奋战了11个小时

  冯磊说,接到救援请求时,是12日凌晨1点多。“章丘相公庄街办东皋西村村民被水围困,需要我们救援。”作为新青年义务应急救援队队长,他第一时间将信息转到了队员群,大家立刻响应,“带齐设备后,我们15人的队伍马上就出发了。”前方消息,受灾村庄积水严重,他们带上了一辆冲锋舟。担心救援中会出现意外,队员们还特意带了两个马达。

  “我们是凌晨3点到的,路不好走,慢了一些。”尽管这么说,新青年义务应急救援队算是第一支赶到村里的民间救援队。黑夜视线不佳,冯磊和队员们开始时只能摸索前进。“水流很急,最深的地方能没过面包车的车顶,看着得有2米多深了”。

  “我们到的时候,大部分人还没转移出来。”驾驶冲锋舟,手拿大喇叭,队员们挨家挨户呼叫着被困村民,冲锋舟一次能坐四五个人,他们就这样在早已变成河道的村路中间往来。陆续有村民从家中出来,站在高台上等待。“有人体力不支爬不上船,大家就下水扶着船,把他们托上去,有老人瘫痪在床,我们就用棉被包着把人抱出去。”

  天色渐渐转亮,长时间泡在水里,不少队员的腿被上游漂下来的树枝、杂物划出一道道口子,水流中人很难站稳,大家就用安全绳把自己捆在路边的线杆上。

  12日下午2点多,有大船前来增援,冯磊和队友们简单交接后,从村里撤了出来,此时他们已经连续奋战了11个小时。

  12日,在东皋西村,新青年应急救援队救助被困村民。 受访者供图

  从章丘到南山

  救援现场一刻不停

  就在新青年义务应急救援队在水中前行时,与他们相隔不远的村庄里,来自济南越野e族志愿救援队的曹佰国等8人,正忙着疏散被困村民。

  曹佰国他们是12日早8点从市区出发的,带着两艘皮划艇,“传来的信息是说(村里)水很大,只能靠驾船向外转移。”彼时的他们甚至不知道村庄的名字,只知道章丘相公庄街办的大体位置,依靠导航摸索前进。

  “10点多到的,真看见才知道比大家想象的还要严重。”曹佰国说,村里有的胡同已成“河”,水不停地从村头高处流下来。曹佰国和队友把带来的皮划艇放到水里,还没等人爬进船,湍急的水流就把船打翻,“那种情况,也就铲车能开进去了,车也不敢开快,来回一趟就得半个小时。”救援队员就一直站在铲车的前斗里,挨家挨户地将被困村民抱到车上,“村民也很团结,都是让老人和孩子先走”。

  中午时分,增援部队的赶到让队员们安了心。“刚准备走,救援群里又发来消息,说南部山区港西路有车辆被困在水里了。”顾不上休息,8人小队又赶紧开车转赴南山,路上才知道,之前已有队员在现场救援,只是道路积水严重,赶往救援的车辆也困住了,“山上下来的水比较多,车身都被冲的倾斜了,3辆车在水里动不了。”花费半个小时,被困车辆陆续从积水中被拖至安全处,此时已是下午3点半多,曹佰国终于有时间和队友想想,一会去哪里吃点东西。

  时间倒回到11日,章丘雷霆应急救援志愿服务队队员孔庆峰出门查看道路积水情况,中午时分,一名电动汽车司机涉水驾驶被困在刁镇高速桥洞下。“她的车是电动的,一涉水就熄火了,连人带车卡在了积水最深处,车门打不开她人也出不来。”孔庆峰说,他们3名队员蹚水走到车前,连人带车将其从积水中推了出来。一行人马不停蹄继续查看,直到晚上,交班给下一批志愿者,才回家洗了个热水澡,吃上口热饭。“大家都穿了雨鞋,遇到水深的地方不管用,脚都泡白了,队员们基本都有这个情况。”孔庆峰说。

  12日,在东皋西村,救援人员利用铲车疏散被困村民。 新时报记者王汗冰 摄

  队员轮流值守

  24小时备勤待命

  孔庆峰的救援经历,是救援队里不少队员经历的缩影。其实,从9日接到台风“利奇马”将在山东二次登陆、济南将出现强降水天气的消息后,章丘雷霆应急救援志愿服务队就发布了备勤信息。从10日至12日,每天都有百余名队员参与到备勤救援当中,从凌晨到深夜,随时应对突发情况。而从2017年3月成立至今,每逢极端天气,道路上总能出现他们的身影,道路救援车辆、寻人救援、山地救援等累计救援800余次。

  “这几日一直是全员备勤状态。”济南越野e族志愿救援队队长唐永强说,目前救援队共有800多人,10日一早就已做好了各项救援准备,“我们目前一共分12支队伍,能做到全市覆盖。”唐永强介绍,为了应对这次台风救援,除机动队员外,每天都有队员驾车在全市各处低洼路段巡逻,一旦发现险情能第一时间救援。“每只队伍都至少派出20来辆巡逻车,像是这次雨情比较严重的章丘、历城等地区,我们派出的车超过了100辆。”在救援任务较为集中的12日,队伍参与救援的次数已超过100次。

  同其他几只救援队一样,新青年义务应急救援队应对此次台风的准备从9日就开始了,每天,有20名队员处于待命状态,随时准备奔赴救援现场。“为了保证救援热线24小时畅通,每天夜间我们还会安排5名队员值班,确保通信畅通。”12日下午4点,结束在章丘的救援行动,冯磊并没有选择回家休息,而是匆匆赶回了救援队办公室,“这几天都会值勤,一直到这次台风结束”。

 
背后故事

  风雨中,看民间救援力量在成长

  车辆趴窝及时赶到救援、亲人走失深夜帮忙找人、大雨中涉水转移被困人员……近年来,包括济南越野e族志愿救援队、济南新青年义务应急救援队、章丘雷霆应急救援志愿服务队、壹基金救援联盟山东救援队等在内的民间救援力量,经过一次次风雨的洗礼,不断发展壮大。

  最怕接到骚扰电话

  民间救援队平时最常见的行动,主要是恶劣条件下抛锚车辆的拖拽救援。救援队员来自各行各业,有医生、司机、退伍军人……他们实施的救援行动都是“义务劳动”,不收取一分钱。“可能就是因为这样,无形中和有些‘同行’形成了竞争。”唐永强是济南越野e族志愿救援队队长,他口中的同行,是部分营利性质的道路救援公司。“比如下大雨,低洼路段有积水,车开进去熄火了,这种时候车主要是找拖车公司来,收费可能要好几千块。”他说,前几年就一回,队员们大雨时驾车在易积水路段巡逻,见到有辆车泡在了水里,便上前帮忙,而车主叫来的拖车队伍和保险公司也到了现场,“结果让我们救上来了,人家说话肯定没那么好听”。

  但最让唐永强头疼的,是那些报假险情、打骚扰电话的人。“我们不是有400救援热线吗,经常有人打电话来说某某地方有车辆被困,我们派就近的队员去看,结果啥也没有。”他说,最多的一天,救援队曾经接到过500多通类似的骚扰、假险情电话,“有些能听出来,有些必须去现场看才知道。”

  最紧要的是队伍管理

  相比于其他救援队,济南新青年义务应急救援队成立时间较晚。“我们队专业救援队员现在还是比较少的。”队长冯磊介绍,目前救援队共有140余人,其中正式队员只有45人,持有红十字救护员证的约35人。“山地救援、水下救援比较专业,拥有相关专业技能的人较少,为了水下救援,最近我们有两名队员在青岛考取潜水员资格证。”

  与冯磊面临的“缺人”难题不同,唐永强面前的难题,是如何管理这支目前超过800人的队伍。“最初我们成立的时候队员只有40几人,这几年随着队伍品牌不断树立,想加入的人越来越多了。”他说,近几年,救援队在市民中间有了不错的口碑,却也开始有人带着一些不一样的目的希望加入,“并不是真心想做公益,只是想借救援队的牌子寻求便利”。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救援队延长了队员的预备期限,从最开始的3个月增加到了如今的1年,“也只能暂时通过这种方式对人员进行考察约束”。此外,由于救援队是义务性质,队员出勤的成本,比如车辆油耗、设备折损等,都是队员们自己承担。队员人数越多,大家承担的经济压力也就越大。“现在队员的救援装备,像专业绞盘一个就几千元,还有出勤装备,像车辆油耗、设备折损等,都是队员们自己承担。”唐永强说。

  章丘雷霆应急救援志愿服务队的周雷在队伍成立后自掏腰包买了两辆救援车、无人机和反光背心;济南新青年义务应急救援队有队员曾花6000多元为队里添置了冲锋舟和马达,如今队里还缺一声呐设备,据称一套便宜的声呐系统也得需要两三万元。

  壹基金救援联盟山东救援队因为在壹基金救援联盟中早已注册,平时任务的费用可以通过壹基金救援联盟进行报销。“有重大救援任务的时候,联盟会从各地召集人员前往救援,这种情况的路费、住宿费一类的费用会给报销。市内一些小任务就会每次给500元经费,用来给车加油什么的。”队员班尼(网名)说,但橡皮艇、缆绳一类的救援装备则是队员们自己凑钱购买的。

  最期待正式注册

  其实,并非没有爱心企业、组织愿意给救援队提供资金支持。“只要我们没有正式身份,不是正式注册的团体组织,就不能以救援队的名义开设账户,资金往来很容易说不清楚。”唐永强说,“我在准备申请材料,希望救援队能正式注册。”

  壹基金救援联盟山东救援队已成立10年,也仍未注册。对此,班尼解释,在民政部门注册需要“注册资金”,而队员们平时都有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凑不出这些钱注册。

  周雷说,章丘雷霆应急救援志愿服务队的骨干队员合计后,在工商部门申请注册了“山东省雷霆应急救援有限公司”,并将队名更名为山东省雷霆应急救援志愿服务总队。“虽然注册的是公司,但我们还是没有盈利项目,主要也是为了解决现实问题,能够接受赞助,毕竟常年让队员们自费也说不过去。”周雷说,这也只是权宜之计。

  不过,这些民间救援队表示,他们会一直坚持公益救援。也正是在一次次风雨中,济南的民间救援队正逐渐成长壮大。 

 
相关新闻

  利奇马好大“马力”送雨19.8亿立方米

  或创济南历史纪录

  12日15时,济南解除暴雨红色预警,利奇马逐渐走远,狂风暴雨过后,这场台风给济南留下了什么呢?

  根据济南市水文局提供的数据:自8月10日8时至12日16时,全市平均降雨量193.6毫米,折合成雨量19.8亿立方米。这一雨量妥妥地赢过去年来济的“温比亚”台风,济南市水文局相关工作人员说,这种雨量在历史上也是极其少见的,或创造纪录。

  记者了解到,得益于这场降雨,也把主汛期前期落下的“欠帐”差不多一次性补齐。今年全市平均降雨465.4毫米,比常年同期468.3毫米少0.6%,比去年同期481.9毫米少3.4%。在7月降雨较常年同期少四成的情况下,利奇马的到来,成功让雨量追赶上平均值。

  继11日趵突泉黑虎泉双双上涨7厘米后,12日地下水位的涨幅也没有让我们失望,记者从市城乡水务局网站查询到,趵突泉28.14米较前一天升高12厘米,黑虎泉28.06米较前一天升高14厘米,市区两大泉群均突破了28米大关! 

 收藏
继续阅读
评论(0
登录 后参与评论
淘宝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