嗷夜|师长干成旅长,他们的“官”咋越干越小?

嗷夜|师长干成旅长,他们的“官”咋越干越小?
嗷夜|师长干成旅长,他们的“官”咋越干越小?

按理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可是嗷夜哥最近读新闻就发现,昔日的师政委马宝川“干回去了”成了旅政委,嗷夜哥一开始有点纳闷,莫非他是犯啥错了?再一检索新闻,马宝川的故事并非个案,他们的遭遇只因四个字“高职低配”。

和曾经部属搭班子,总被叫“首长”

在军改中,“高职低配”算是个高频词,如原沈阳军区政治部副师职干部赫丛庆,在这次改革中再度接受“人生大考”:到距家千里之外的北部战区陆军机关任职,而且是高职低配——拟任某处副处长。3年前,部队编制体制调整改革,某摩步师撤编改特战旅,马宝川从师政委“干回了”旅政委,心理落差仍然很大,当命令宣布时,他脑子里还是一片空白。

在特战旅中,还要和曾经的部属搭班子,旅长以前是他的“副手”,副旅长是他以前“手下”的团长,班子里甚至还有他当师政委时的科长,以前进他办公室都要报告敬礼的……不仅副旅长,就连旅长有时也习惯性地叫他“首长”

“旅政委”原本是“师政委”,马宝川的故事并非个案,2013年底,原沈阳军区某摩步师转隶为机械化步兵旅,已任师长两年的付文化,面对师撤编改旅,我有两条路可以选择:平调到集团军机关任职,或是留在部队高职低配当旅长。身为师长,付文化带领部队被四总部评为军事训练一级师旅级单位,个人发展势头也非常好。“让一个师长去当旅长,他能接受吗?”集团军领导也在犹豫,但没想到,当组织找到付文化时,他二话没说,坚决服从组织决定,留下当旅长!

他这个举动也让家人不理解,“儿啊,你是不是犯错误了?咋越干越回去了呢?”76岁的老父亲也特意打来电话。同样是2013年年底,冯忠国因部队撤师改旅,由师长改任旅长。“还差一步就能当将军,降级当旅长还能有干劲吗?”质疑声音不少。

毛主席接见“英雄营”全体官兵时的合影。 资料图

打下U-2高空侦察机的英雄营是“高职低配”的典范

不只是现在,嗷夜哥了解到,昔日打下美国U-2高空侦察机的“英雄营”空军地空导弹部队二营更是“高职低配”的典范,为了组建精英部队,二营是从空军45家团级单位中挑选精兵强将组建而成的,营中的干部都是高职低配,团长当营长,营长当连长,连长当排长。

嗷夜哥了解到,为了适应战争形态发展和国家安全需要,也为了让像“二营”这样的精英部队越来越多,人民军队持续不断地对军队规模进行精简整编,这一轮军队规模结构和力量编成改革的重点,将是减少数量、提高质量,通过优化兵力规模构成,打造精干高效的现代化常备军。上述个人的牺牲也是为了提升部队战斗力的需要,例如,付文化所在的摩步师转隶为机械化步兵旅,信息化含量很高,虽然规模小了、人数少了,但战斗力却随作战样式和编制的调整有了大幅提升。

马宝川所在的特战旅,作为集团军唯一的特种作战部队,是未来信息化战场上的刀尖子。当旅长这几年来,冯忠国带领部队高标准完成部队编成改革试验任务,在实兵对抗检验性演习中创造了“实弹检验命中率最高、红蓝对抗战损比差最小、首次运用火控系统成功完成某新型火箭炮实弹射击”等3个第一;圆满完成士官长制度试点任务,为全军部队摸索积累了宝贵经验,全军多个大单位前来取经学习……

部队由师改为旅,正是我军基于战斗力对兵力规模构成的一种优化。未来,精干化、一体化、小型化、模块化、多能化等特征在我军将越来越突出。从某种意义上说,马宝川这个旅政委,与之前自己是师政委相比,位子虽然降低了,但肩上的责任丝毫没有减轻。

习近平任福建省长时“高职低配”兼师政委

如果放眼人民军队近90年的历史,马宝川式个案更是不胜枚举,甚至可以称得上是人民军队特有的“马宝川现象”。在习主席宣布“中国将裁减军队员额30万”前,这支军队已经成功完成了10次大规模裁军,先后有数十个军区、兵团和军兵种司令部被撤销,上千所部队医院、学校和农场等附属机构被裁撤、转隶或缩编,总员额由最高时的627万减至230万。

革命战争年代,人民军队的整编是家常便饭。仅长征时期,红军涉及团以上单位的整编就有十余次之多。部队成建制缩编甚至撤销,必然带来相应指挥员降级或转岗。面对这些矛盾,从来没有哪支部队不听指挥、哪一名指挥员不服从命令。

抗日战争爆发后,红军从民族大义出发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红军原来的三个方面军改为三个师,方面军总指挥当师长,军团长当旅长,军长当团长,许多高级将领官降4级甚至6级。其中,红二方面军总指挥贺龙任第一二○师师长,红二方面军副总指挥萧克任第一二○师副师长,官降4级。而李先念更是由军政委改任营长,相当于连降6级。

讲到这里,嗷夜哥也爆一个猛料,为了支持军队的发展,习近平总书记在任职地方时也曾“高职低配。” 习近平在福建工作17年,在担任福建省委副书记、代省长和省长期间,曾兼任福建预备役高炮师第一政委职务长达7年。2000年11月,《中国国防报》的一篇有关习近平的报道称,省长兼任师政委,可谓“高职低配”。

《中国国防报》也曾报道个故事:“预备役高炮师召开党委全委会,当师领导提到,某市政府对预备役部队建设不够重视时,习政委当即插话:‘国无防不稳,民无兵不安。支持预备役部队建设,就是支持经济发展,就是支持改革开放。’并点名批评了该市领导。”福建预备役高炮师刚调整组建时,基础设施比较差,正筹建师教导队进行军官培训和专业技术骨干培训,资金短缺。习近平批示:“部队的事,要特事特办。”有了省里的支持,一座2000余万元的预备役高炮训练中心很快竣工投入使用。

文/寰宇 光亮

齐鲁壹点客户端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23  收藏
继续阅读
评论(31
登录 后参与评论